西安繞城高速公路行車示意圖
專題欄目
友情鏈接

繞城藝苑
那些年、那些樹

作者:韓艷    部門:繞南管理所    發表日期:2019-10-16    瀏覽次數:230

字體調整:[ + 放大 - 減小 ]  
    北方的孩子,自小見到的樹,大多是高高大大的。白楊樹、槐樹、或者是果園里的蘋果樹、梨樹,幾乎都是枝干粗糙,大枝大葉,透著北方人的豪放與不拘小節。
    見到的多了,難免也會審美疲勞,更準確的說是習以為常,不再會留意身邊的樹木。一年四季,樹木從嫩綠到郁郁蔥蔥,再在深秋逐漸變黃,隨風而去,銀裝素裹的冬天,點綴光禿禿的樹干的元素,又換成飄下的皚皚白雪。
    偶爾見到幾棵不一樣的樹,比如銀杏,因為它獨特的扇子樣的樹葉造型,便會如遇到珍寶一樣,小心翼翼的撿起來,仔細撫平,然后夾在自己最喜歡的書中,不過,貪玩的年齡,很快就會忘掉自己的所作所為,珍惜的樹葉與書一起,被遺忘在記憶之中,很久很久以后翻出來,難免會感慨一番。
    記憶中印象最深的樹,是桂花樹。桂花樹大多不高,比起其他樹種,桂花樹是那么的不起眼,低低矮矮的,不注意的話,你永遠也找不到它。直到八月中秋,任何人也無法忽略桂花樹的存在,飄在空氣中的桂花香氣,總會讓人不由自主的嗅一嗅自己的鼻子,循著花香望去。如同小米粒一般的桂花,鑲嵌在樹葉之下,低調地散發著幽幽的香氣。
    北方的鄉村,最常見的槐樹。因為槐樹生長迅速,又筆直挺拔,人們便在屋前屋后的空地上,任其自然生長。要不了三五年,槐樹就可以從一株手指粗的小樹苗,長成一顆可以庇護乘涼的大樹。關于槐樹,小孩子的記憶中,最歡快的記憶莫過于春天里開滿枝頭的香甜槐花了,一大把一大把的摘下來,塞進嘴里,甜甜的,幸福極了。
   “橘生淮南則為橘,生于淮北則為枳”,關于這句俗語,北方孩子不用從書上獲知。生活在物資匱乏的年代,嘗過甜甜橘子的孩子,忍不住會打枳的主意,冒著被枳樹上尖刺扎傷的危險,摘下一顆顆又小又青的枳果,剝開厚厚的皮,嘬上一口,又苦又澀,便嫌棄的丟開了。
    孩子們小時候在學校學魯迅文章,很能理解《三味書屋》里的各種故事,等更大點,學魯迅的散文,有一句剛學的時候很不能理解:“我們家門前有兩棵樹,一棵是棗樹,另一顆,也是棗樹”。而如今,不再是孩子的我們,回想起家門前一棵棵一樣的柿子樹或者槐樹,回想起魯迅散文的同時,勾起的是濃濃的鄉愁和對舊時光的懷念。
    一棵棵樹,正如同我們每一個個體,在陽光下成長,經歷著風雨,等待我們的,無論是朝陽或者是風霜,都不會阻礙成長。

快速導航

  上一條:明天和意外,哪一個先來
  下一條:秋思
  • 版權所有@陜西省交通建設集團公司西安繞城分公司
  • 陜ICP備12001345號  技術支持:時代潤迅
  • 七乐彩走势图表